海南自贸港建设如何行稳致远_2

    2020-06-21

    海南自贸港建设如何行稳致远

    原标题:海南自贸港建设如何行稳致远

    【智库答问】

    编者按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作出重要指示,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明确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制度设计和分步骤分阶段安排。如何认识海南自贸港建设的现实影响和历史意义,海南自贸港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其建设应注意哪些要点?光明智库特邀学者展开讨论。

    本期嘉宾

    迟福林郭红松绘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李光辉郭红松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李光辉

    李金波郭红松绘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副部长李金波

    夏锋郭红松绘

    海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员夏锋

    1.向世界表明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坚定决心

    光明智库: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将对中国和世界产生什么影响?对于百姓生活而言,能够感受到哪些红利?

    李光辉:《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是在世界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愈演愈烈,世界经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出现下滑的大背景下出台的。《总体方案》的出台,向世界表明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继续为世界经济发展作出贡献的坚定决心,展示了中国继续推动经济全球化、敞开胸怀拥抱世界的良好愿望。中国的进一步开放有助于增强世界各国经济复苏的信心,带来弥足珍贵的暖意。

    李金波: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坚持改革开放。当前,受全球疫情影响,世界经济严重衰退,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国际贸易投资萎缩;我国国内消费、投资、出口下滑,就业压力显著加大,企业经营面临困难。出台《总体方案》、加快建设海南自贸港,有利于推动中国由商品和要素流通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有利于建设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有利于以更高水平的开放促进更深层次的改革。

    迟福林:建设海南自贸港是我国主动对标世界最高水平开放形态、对标国际经贸规则的重大战略。我国率先在海南探索实施“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这对于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和全球服务能力将产生重大作用;对标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标准,海南自贸港将为全世界投资者、创业者打造开放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

    在吸引国内外各类企业、各类人才,增强本岛居民幸福感获得感方面,《总体方案》释放了实实在在的开放红利和改革红利。比如,从方案发布之日起,对注册在海南自贸港并实质性运营的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征收企业所得税。对在海南自贸港工作的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其个人所得税实际税负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征。放眼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这个税率是比较有竞争力的,将有力增强海南对国内外各类企业、人才的吸引力。

    夏锋:海南自贸港建设也将给本岛居民带来实实在在的红利。例如,本岛居民不出岛、不出国就可以购买进口免税消费品,由此降低本岛居民的生活成本、提高消费质量;本岛居民不出岛,就可以享受到高水平的健康、医疗服务等。

    海南陵水清水湾游艇会新华社发

    2.以制度集成创新营造更好营商环境

    光明智库:习近平总书记在重要指示中强调,要把制度集成创新摆在突出位置,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成熟一项推出一项,行稳致远,久久为功。对此应如何理解?

    李金波:制度集成创新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善于集成。《总体方案》集国际高水平自由贸易港之大成,在贸易、投资、税制等方面学习借鉴了中国香港、新加坡等高水平自由贸易港的成功经验。另一方面,结合中国国情有所创新,体现中国特色。与中国香港、新加坡等自贸港是独立关税区不同,海南自贸港对海南岛与中国关境内、关境外之间的货物进出进行了巧妙处理。比如,《总体方案》将“一线”设在海南自贸港与中国关境外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二线”设在海南自贸港与内地之间,按照“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原则建设全岛封关运作的海关监管特殊区域,打开了海南与境外资源要素双向自由流通之门。同时,《总体方案》从实际出发,提出“货物、物品及运输工具由内地进入海南自由贸易港,按国内流通规定管理”“从海南自由贸易港离境的货物、物品按出口管理”,这一举措可简单概括为“二线放开、一线管住”,其实质是用好内地与海南货畅其流之利。

    李光辉:制度创新是自贸试验区有别于其他经济功能区的最大特点。我国3批18个自贸试验区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累计形成了223项制度创新成果并复制推广。但由于践行时间不长,这些制度创新仍属于改革阶段摸索前进的新事物,呈现出一定的碎片化、分散化特点,并未提升至顶层设计的高度,难以形成改革合力。此次在海南自贸港建设中提出“制度集成创新”,就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路径,即加强制度创新工作的顶层设计,推动形成系统化、集成化的制度创新体系,其目标在于形成“三个合力”,即政策合力、部委合力和地方合力。

    《总体方案》有很多亮点。除税收优惠政策力度前所未有、金融领域开放有所突破外,党中央在对海南全岛发展的整体考虑中统筹规划了“增量”和“存量”两方面内容,同时发力。在“增量”上,海南自贸港借鉴国际成熟自贸港的既有经验并改革创新;在“存量”上,原有的和符合海南特色的事项继续做大、做强、做优,如医疗旅游先行区、邮轮旅游试验区、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和海南国际设计岛等。

    夏锋:海南自贸港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经济治理、社会治理、政府治理、司法治理、生态治理、海洋治理等一系列治理体制机制创新,这些创新必须统筹谋划、协同推进。这就需要在制度集成创新上处理好三个关系。

    第一,形成开放政策和开放制度的系统集成合力。加快海南自贸港建设,需要国家赋予海南自贸港更加开放的财税、金融、产业政策,增强其国际竞争力;也需要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尽快把开放政策用制度固定下来,给国内外投资者、企业稳定的制度预期。

    第二,形成中央各部委与海南加快推进自贸港建设的系统集成合力。要健全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体制机制,理顺中央相关部委和海南地方的权责关系,赋予海南更多改革开放自主权,支持海南创造性开展工作。

    第三,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与法治经济的系统集成合力。未来,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需要处理好“破”与“立”的关系。比如,加快自贸港立法进程,以法律形式明确自贸港各项制度安排。

    《总体方案》中,有7处提到“承诺”制度改革。这对树立政府良好形象、为各类投资营造良好的信用环境、构建全社会诚信体系具有重大意义。

    迟福林:我理解的制度集成创新,首先是自贸港建设的基本经济政策和制度安排。一是以“五大自由+数据安全有序流动”为重点的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制度安排,二是以“一线放开、二线管住”为重点的海关制度安排,三是特殊税收制度安排;其次是以打造优良营商环境为重点的司法、行政和社会治理制度安排。例如,以提升政府效率为重点的营商环境建设、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和高效的社会治理体系、探索推进适应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司法体制改革等;最后是以自贸港立法为重点的法律制度保障。这对海南自贸港的制度集成创新将起到重要的保障作用。三者既相互联系,又逐步深入。

    海南海口,顾客在日月广场免税店内购物。新华社发

    3.坚持底线思维,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光明智库:在您看来,应如何把控节奏、务求实效,分步骤分阶段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在这一过程中,存在怎样的挑战与困难?

    夏锋:从国际经验来看,国际知名自贸港大都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建设,海南自贸港建设也很难一蹴而就。坚持底线思维、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需要把握好两个节奏:

    把控好总体加快进程和分步骤分阶段推进的节奏。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自贸港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多次强调要“加快进程”。对海南来讲,要按照加快进程的总要求,对看准的开放、改革事项,大胆试、大胆闯,成熟一项推出一项,尽快取得早期收获,为下一阶段的更大收获夯实基础。

    把控好全岛分步骤分阶段建设自贸港和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先行先试的节奏。海南自贸港的实施范围为海南岛全岛,未来5年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海关监管、人员配备、专项法律法规制定等准备工作,这就要分步骤分阶段推进。同时,这并不妨碍在重点园区、重点区域、重点产业、关键环节开展早期制度安排。

    从现实看,海南经济基础薄弱,产业发展滞后,对外开放水平还比较低。未来5至10年,加快建设自由贸易港,要采取超常规办法,以开放为先,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服务贸易为主导,以城乡一体、陆海统筹、绿色发展为突出特色,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行政体制改革为突破口,按照包容性制度、竞争中性原则,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分步骤、分阶段形成高度开放、高效运行、高度法治、高度包容、高度融合的现代治理新格局,实现贸易自由便利、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人员进出自由便利、运输来往自由便利和数据安全有序流动。

    李金波:在海南自贸港建设过程中,要注意防范货物走私风险和金融风险。

    货物走私风险可通过三方面防范:一是针对货物走私,要体现“二线管住”和“30%增值额”的特殊作用。在二线设置海关卡口,对输往内地的货物进行查验,符合条件的,继续免关税;不符合的,照章征收。二是针对物品携带。主要是内地居民离开海南时携带的行李物品以及通过电商快递寄送的物品。前者执行离岛免税有关政策,严格核验身份信息;后者依托电商进行监管。三是全面应用物联网技术。通过先进技术手段掌握货物和企业信息,开展后台风险研判,采取线上作业和信任式管理。

    可能存在的金融风险主要包括:短期资本流动风险、利率与汇率风险、金融机构商业信用风险、离岸金融违法犯罪风险等。对上述风险,可借鉴国际高水平自贸港经验,建立自贸港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加强对重大风险的识别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税审查,建立洗钱风险评估机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游客在海南三亚南山景区海边踏浪休闲。新华社发

    4.争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动范例

    光明智库:海南自由贸易港是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体现“中国特色”,应当把握什么原则、做好哪些事情?

    夏锋:海南自贸港作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具有三个特色:

    一是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最大治理特色。这是海南自贸港建设行稳致远、有效应对诸多风险的最大保障。二是突出打造“两洋”重要对外开放门户的战略特色。以自贸港为平台,把海南打造成为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是党中央赋予海南的重大战略使命,也是海南自贸港的最大战略特色。三是对标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突出自由经济制度特色。海南自贸港建设要按照《总体方案》要求,建立健全公平竞争制度,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确保各类所有制市场主体在要素获取、标准制定、准入许可、经营运营、优惠政策等方面享受平等待遇。

    李金波:要将“自由”和“便利”作为自贸港的核心要义。“自由”指货物、服务、金融和人员等要素能够自由流动,基本不设准入门槛。“便利”指这些要素在流动过程中遇到的障碍和成本最小。要将建立法治秩序作为自贸港的柱石。加快建立以自由贸易港法为基础,以地方性法规和商事纠纷解决机制为重要组成部分的自由贸易港法治体系。

    迟福林:落实中央关于海南自贸港建设的发展目标,要充分发挥海关特殊监管区等开放平台作用,大胆先行先试、积极探索经验;要加强重大风险识别和系统性风险防范,建立健全风险防控配套措施;要紧紧抓住头一两年的开篇布局,推动海南自贸港建设稳步前进。更重要的是,要充分认识建设海南自贸港这一重大国家战略,凝聚共识和合力,抓住机遇、解放思想、敢闯敢试、敢为人先,争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动范例。

    (项目团队:光明日报记者张胜、王晓樱、王斯敏、张梦泽)

    《光明日报》(2020年06月09日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