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表演艺术家肖惠芳去世:曾六演宋庆龄,享年86岁

    2020-06-23

    著名表演艺术家肖惠芳去世:曾六演宋庆龄,享年86岁

    原标题:著名表演艺术家肖惠芳去世:曾六演宋庆龄,享年86岁

    楚天都市报6月9日消息,8日19点06分,曾经六演宋庆龄的著名表演艺术家肖惠芳女士因突发脑溢血,在汉口同济医院去世,享年86岁。

    肖惠芳1934年出生于汉口,新中国成立之初加入文工团,后来一直在湖北省话剧团工作。1978年在话剧《大江东去》中首次扮演宋庆龄,并受到宋庆龄本人亲切接见。此后又先后在《陈赓蒙难》《开国大典》等影视剧作品中五次塑造宋庆龄这一重要角色,众多剧照被宋庆龄身边的工作人员誉为“可以乱真之作”。肖惠芳的其他代表作还有:《七十二家房客》《五二班日志》《同船过渡》和《临时病房》等。曾获“文华表演奖”“白玉兰女主角奖”“曹禺戏剧奖”等中国话剧界最高奖项。2007年4月,肖惠芳被文化部评为中国话剧百年“全国优秀话剧艺术工作者”。

    在过去的这十多年,楚天都市报记者多次采访肖惠芳,并和众多演艺界人士一样,亲切地称她为“肖妈妈!”

    一辈子演宋庆龄读宋庆龄

    这十多年,肖惠芳搬过三次家,但无论在哪里,家中客厅里最醒目的都是“宋庆龄在书房”的剧照。肖惠芳的书架上,最多的也是关于宋庆龄的书和资料,“只要是写宋庆龄的书,我都会找来仔细读。”

    1978年,肖惠芳在话剧《大江东去》中首演宋庆龄,当年8月29日,她和《大江东去》主创人员一起受到宋庆龄亲切接见,这也是宋庆龄唯一一次接见扮演她的演员。

    向楚天都市报记者回忆40多年前的难忘经历,肖惠芳的动作、表情总是和语言同步:“宋庆龄注视我的眼神,似在端详,又像是在回忆。她告诉我,她喜欢穿黑高跟鞋,一辈子不烫头发。坐着的时候,有时候左脚在前一点,有时候右脚在前一点,双手则习惯轻握在胸前。她还亲身示范了生气的样子。后来她在家里看到《大江东去》实况转播,说:演得有些像啊!并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祝贺演出成功!”

    宋庆龄去世后,肖惠芳又先后在舞台和影视作品《洁白的手帕》《陈赓蒙难》《宋庆龄和她的姐妹们》《中国革命之歌》和《开国大典》中多次塑造宋庆龄的形象。虽然宋庆龄再也看不到肖惠芳的演出,但肖惠芳和宋庆龄身边的工作人员成了终身朋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宋庆龄的生活秘书杜述周,就是看了肖惠芳在《陈赓蒙难》中扮演的宋庆龄,才向《宋庆龄和她的姐妹们》编剧赵瑞泰推荐了肖惠芳。

    1982年初,肖惠芳在电视剧《洁白的手帕》中再演宋庆龄时,著名表演艺术家金山曾经告诉剧组:“张瑞芳说了,‘这一个’宋庆龄演得不错。”金山和张瑞芳曾经是夫妻,后来一直保持艺术交流。1995年5月,肖惠芳以《同船过渡》获上海第六届白玉兰女主角奖。到上海领奖时有个联欢会,大家有的唱歌,有的跳舞。这时候,张瑞芳发话了:咱们话剧界,可不可以来一个节目?肖惠芳便站起来,朗诵了一首流沙河的《理想》。其实此时张瑞芳并不知道眼前就是她欣赏的“宋庆龄”,只是按照肖惠芳座位上的名字亲切地叫她:“惠芳,你可不可以帮我把这首诗抄下来?我现在年纪大了,争取用半年的时间背下来。”肖惠芳回到武汉后,立即把《理想》全文抄下来寄给张瑞芳,信中附带了一张自己在《开国大典》中的剧照。张瑞芳在回信中高度赞扬肖惠芳扮演的宋庆龄形象:“……你在《开国大典》中的剧照,让我想到你在《洁白的手帕》中的形象。我认为你的形象气质是最接近宋庆龄的。宋庆龄我是见过多次的,从解放初期到文革前夕,时常能看到她。有些人演她太矜持了。”

    为了更好地塑造宋庆龄的形象,“宋庆龄”成为肖惠芳百读不厌的经典题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肖惠芳曾应邀在大学和机关做过专题讲座:《我所了解的宋庆龄》,内容包括“宋庆龄和她的家庭、宋庆龄和孙中山、宋庆龄和中国共产党、各界名人评价宋庆龄、我所见到的宋庆龄”等五大板块,让观者耳目一新。“我读宋庆龄,起初是一个演员做功课——演戏是一个生命对另外一个生命的转化,不会演戏的演戏,会演戏的演人啊!后来,则完全是因为热爱,是被宋庆龄的人格魅力所感召!”

    1992年遭遇车祸后,肖惠芳拒绝再次扮演宋庆龄,因为她“唯恐自己龙钟的老态影响宋庆龄的光辉形象”。

    一辈子求知欲都像吸墨纸

    六演宋庆龄之外,肖惠芳还五次参演本省著名女作家沈虹光的作品:《五二班日志》《寻找山泉》《丢手巾》《同船过渡》《临时病房》,并在《七十二家房客》中塑造了一个恶俗的二房东形象。

    和楚天都市报记者谈到宋庆龄之外的平民角色,肖惠芳马上还原成一口汉腔的“肖妈妈”。“说起二房东,我想起导演巴特尔的一句话:演好宋庆龄难,演好二房东也难;既能演好宋庆龄,又能演好二房东,更是不容易!”

    在肖惠芳家的书桌上,余秋雨的书非常醒目。对此,孙女点点曾经非常不屑:“奶奶,这个人,在青歌赛上不留情面地纠正别人,多好为人师啊!”

    “旧时代有句老话,宁给你一吊钱,不给你进一言。能够听到专家给自己进言,千金难买啊!我看青歌赛,听歌倒在其次,关键还是听余秋雨的点评。”肖惠芳在上海演出时曾和余秋雨有过一面之缘,对余秋雨印象深刻,“那时他还是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非常年轻。后来他走出象牙塔,做了一系列的文化普及工作,这是年轻人之福,也是我们这些老读者之福。他出一本我读一本,帮我补上不少文化课!自传体的《借我一生》和《我等不到了》,不仅能帮我们更好地理解他的文化散文,还可以帮我们理解余秋雨这个人。理解万岁!”

    肖惠芳不止一次对记者表示:“我在汉口懿训女中读书时,理想是当一名医生。后来成为一个演员也不错,‘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离开学校这么多年,我还一直惦记着补文化课呢!我喜欢读书,当年的台词老师曾经夸我,你的求知欲就像吸墨纸一样!我这一辈子,求知欲都像吸墨纸一样。”

    (原题为《六演宋庆龄曾获中国话剧界最高奖项著名表演艺术家肖惠芳昨去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